临猗正规代孕

2021-02-28 03:40:19 来源:合肥晚报

长江往事第3集剧情介绍

  莫掌舵失败而归 不争提开办航运

  管家和众手下被向隐翁屋中五花八门的机关折腾地不成样子。向不争本在观父亲下棋,听到动静赶过去,发现袍哥会众人已人仰马翻,忙将他们一一解救下来。次日,他更是向心灰意冷欲离去的莫掌舵负荆请罪,并向莫掌舵提出借一百大洋,五年做出一个航运公司的建议,希望莫掌舵采纳。莫掌舵本不信,但被向不争的诚意打动,随后要求两家必须以各自一半股份,即拿出50大洋的方式来合作办航运公司。而且承诺向不争一年之内若成功,就让他迎娶夏晓倩。向不争同意之后,莫掌舵以十日为限,让向不争带着钱财到万县找他,过时不候。

  而向不争也并没有先回家筹钱,他奔跑着去了万县的莫家,引开守卫,见了夏晓倩。夏晓倩吃惊于他的到来,向不争就将他与莫掌舵的交易告诉了夏晓倩。夏晓倩也从中得知向不争需要50大洋,于是将母亲给她唯一留下的玉佩给了向不争。向不争因此也得知夏晓倩凄凉的身世,不愿意用玉佩来换取资金。夏晓倩却说渴望向不争能用这玉佩换来的钱带给她想要的自由,向不争只好答应下来。两人正你侬我侬,却不知守卫早已察觉屋内有人,通报了莫元清。莫元清带着人来抓,夏晓倩急忙让向不争跳窗离开。莫元清进屋查看时,发现了窗台上的脚印,却被夏晓倩立马用丝巾擦拭。莫元清没有声张,只表示夏晓倩欠他一个人情。夏晓倩避而不答。

  随后,莫掌舵乘着软轿,回到了莫家。刚一回来,他就向莫元清询问是否查出泄露了夏晓倩行踪的内奸。莫元清告诉父亲,自己眼线说是桃花洞中的那帮已死土匪干的。莫掌舵又问眼线行踪,莫元清以眼线失踪糊弄。莫掌舵大为生气,觉得莫元清办事不力。在厅堂,莫掌舵透露管家,自己以50大洋来引出向不争背后向隐翁出钱出力的计策。并且,老谋深算的他早已内心盘算,若航运公司能做大,将来可以占为己有。

  莫元清来到了夏晓倩的屋子,试探之前逃走之人是否是向不争。他言语间透露出对向不争的善意,获取了夏晓倩的信任。夏晓倩毫无保留地将向不争与莫掌舵的交易全都告诉了莫元清。莫元清听完,表面上表示高兴,私底下却大为恼火莫掌舵不信任他,将航运交给外人做的行为。心中不平的莫元清找父亲叫板自己也要开航运公司,却没想到反而得到了莫掌舵的大力支持。

  向不争拿着夏晓倩的那块玉佩,怎么也不舍得当出去。他正为凑够50大洋的事在路边发愁,却遇到父亲的曾经手下,如今已是叫花子的王叔。他向王叔询问挣钱的方法,王叔向他提议赌狗的法子。这是县城刚兴起的,即谁家的狗胜了即可有丰厚赌资。他让向不争将家中狼狗大龙牵出来赌。可不想,向不争偷偷将狼狗从家中带出的一幕被向隐翁暗中瞧见。向隐翁感慨,儿子迷上了女娃子,从此家中鸡犬不宁。而向不争本兴奋地牵狗到场,却看到场中狗咬狗的惨烈厮杀。一直将大龙当做家人的他,临时又打了退堂鼓。他声明宁愿靠自己的本事赚钱也不要大龙伤痕累累。他又听王叔说,县城西郊教练场有一处擂台,把教头打倒一次就是五块大洋。向不争觉得有机会,就急忙向西郊跑去。但是身怀武艺的雷教头一眼就看出向不争只是一个花架子,根本不屑于和他动手。向不争为了钱,却死缠烂打上来,换来的是一次次被雷教头打倒在地。但向不争依旧没有放弃,他的内心全是要拿到五十大洋以及要和夏晓倩在一起的信念。凭着这股劲,他活生生咬住了雷教头的腰部不松口,雷教头受伤被送医务室。而向不争仅管获得了两块大洋,却也是遍体凌伤。他不死心地把大龙送回家,自己背着父亲打算当劫匪劫财。却不知,提了这个建议的王叔怕向不争会被抓去官府,跑去向明明担心儿子,却故作不在乎的向隐翁坦白。这晚,善良的向不争第一次劫道,劫的却是一个急忙到县城为父亲求医的孝子。他不仅没劫财,还将自己挨打得的两块大洋拱手送出。他正准备劫第二单的时候,却发现是父亲和王叔赶来了。

长江往事第4集剧情介绍

  不争航运获认可 元清暗自生恶意

  向隐翁看到了儿子身上和他年轻时一样的好胜心,终于妥协下来。他还拿出当年太后赐下的玉麒麟,让向不争到典当行典当。向不争拿着得来的50大洋,坐下和莫掌舵约法三章。莫掌舵承诺只要一年后航运公司有盈利,就让夏晓倩嫁给他。但在这期间,向不争不得再与夏晓倩见面。当然,莫掌舵承诺向不争会绝对保护夏晓倩的安全。向不争同意了,也提出最后要见夏晓倩一面。当着夏晓倩的面,向不争把玉佩还给她。夏晓倩感动非常,情不自禁地与向不争拥吻在一处。

  向不争喜滋滋地拿着100大洋回到家中。向隐翁老道地建议他用仅有的钱雇最穷的人,买最破的船,走最偏的航线,寻最远的货源。向不争一口应下,并斗志昂扬地干了起来。他亲自带人上山下乡收桐油,收完之后拉到长江口,卖给收油的商人。久而久之,向不争凭着自己的诚信获得了商家的认可,甚至有的还提前订下了他一年的桐油。仅一个月下来,向不争已净赚19大洋。莫掌舵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,对向不争也是赞赏有加。莫元清在一旁偷听,在听到父亲甚至有收向不争为义子意向时,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。他怕有朝一日,会被向不争取而代之。更让他头疼的是,他所开的航运公司没有丝毫盈利。手下的人没有货源,也都是闲着。自己更是被莫掌舵叫去,大骂了一顿,并勒令两个月内,如果不把亏损的钱给赚回来,就关闭航运公司。

  莫元清挨了训,也想向向不争学习,却放不下自己少爷的身架。红颜知己媚儿自告奋勇地说去向不争那偷师回来一一告诉他。莫元清同意,却不是直接将媚儿送去,而是安排手下夜晚蒙面先去砸向不争的码头。当两边打得难解难分时,自己再假装带人出手相救,以此来获得向不争的好感。向不争果然中计,还要和他结为异性兄弟。媚儿也顺利地被莫元清留下学习账务,以及照顾向不争的起居。

  第二天,向不争耐不住媚儿的再三恳求,带着媚儿进山收桐油。晚上,媚儿将自己总结的向不争成功的原因:一在于向不争对身边的人仁义,二是向不争有勇气,三是向不争的聪明才智,告诉了莫元清。但莫元清并没有听进去,反而想出阴招,欲毁了向不争的船队。媚儿直言莫元清的想法可怕,为向不争求情,却被莫元清指责她和向不争白天里打情骂俏。这样的莫元清让媚儿觉得无所适从。怀揣着心事,媚儿虽然照旧去向不争处,但却一直愁眉苦脸。向不争关心地询问,媚儿不得已将莫元清办船行失利,遭到莫掌舵训斥的事情告诉了向不争。听完,向不争决定约莫元清出来谈谈。

  军阀张将军看上了夏晓倩,并且势在必得。他派梁副官负责将夏晓倩从袍哥会带走。于是,梁副官约见莫元清,表明来意,莫元清故意告知他夏晓倩已被父亲准备一年后许配给向不争,自己没有话语权等理由来推脱。随即,梁副官许以运送军火的重利,莫元清被说动。他随后带着精美膳食,以向不争拜把子兄弟的身份去看望夏晓倩,故意透露已派媚儿照顾向不争的事情,让夏晓倩心存芥蒂。

  向不争与莫元清在酒楼喝酒,询问他的难处。莫元清故意大吐苦水,惹得仗义的向不争直接决定,将自己手下培养好的兄弟以及收桐油的地点全部给他。心高气傲的莫元清并没有接受,反而将话题转向了他对媚儿的看法。不争大夸媚儿是个好女孩,并希望夏晓倩也能像媚儿对待心爱之人般对他。莫元清却说,夏晓倩是个要靠钱养活的主儿,挑拨向不争与夏晓倩间的关系。随后,向不争喝得酩酊大醉,莫元清看着醉倒的向不争,脑子闪过除之而后快的念头,但终究没有下手。(本站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